【特稿】浪漫七夕电建人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钟洪明 时间:2018-08-17 字体:[ ]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又是一年七夕时。

七夕节又称乞巧节,是我国古老而喜庆的民间情感节日,更因“牛郎与织女”的民间传说,给这个节日增添了浓郁的浪漫色彩。因此,七夕节又被称为“中国的情人节”。

而此时,逐远天涯,漂泊不定的电建人,踏着点亮万家灯火的足迹,也会暂停脚步、遥望星空,或回味、或憧憬、或行动,在60到90后的不同波段中,尽情绽放着电建人的非凡浪漫与爱情。

60后,历经风雨的爱情

“没有花前月下,没有蜜意浓情,当时所谓的情书,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定要在名字后面加个‘同志’。”今年54岁的新能源分公司财务资金部负责人孙兆明笑着说。

当年流行“一等姑娘嫁军人,二等姑娘嫁工人……”的爱情观,作为电建工人,呵呵,还不错,我们那时候还挺吃香,比你们现在要好找对象。

当时结婚,项目部给分了一间二十平方的砖房单间,就算是我们的新房了。结婚时,整个项目部的人都来帮忙,贴喜帖,布置房间,置办酒席,大家就像一家人,好不热闹。

结婚也没什么名牌家具,大衣柜、餐桌、凳子,全都是在工地上手工打造的,特别结实,我们用了一二十年都没坏。一台风扇、一辆金鹿牌自行车,这些都算是婚后生活的“大件”了。

虽然结婚时什么都没有,但我和你王师傅没有感觉到日子苦,反倒过的特别充实。

那时候,我在现场肩扛手抬,你李师傅就做好饭在宿舍等我,就这样,转了一个又一个工地。等我退休了,我就带她到全国各地去转转,我们也浪漫一回。

70后,平淡中酝酿甜蜜

提起自己那个年代的爱情,综合办公室的吴贤惠脸上洋溢着幸福,满满的都是回忆。

当时留着两个麻花辫,感觉很傻很天真。被分到班组后,项目主任让我认张少华做老师,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爬架子、钻电缆沟、递工具递图纸,就连去食堂打饭都跟着。他这人虽然话不多,但工作特别认真,对人热情实在,特别是对我,呵呵。

后来才知道,专业公司都流行“肥水不流外人田”,项目主任想撮合哪一对,就让哪两个人做师徒,死磨硬泡,日久生情,基本跑不了。

当时的“三转一响”,比如“蝴蝶”牌缝纫机、“凤凰”牌自行车、“宝石花”手表和录音机都是贵重物品,我们结婚时也就攒钱买了一辆自行车和一个录音机,其他的在工地上也用不上。

当时流行织衣服,晚上他去加班,我就在宿舍给他织毛衣、毛裤,比现在买的这些牌子暖和多了。

80后,一起吃苦的幸福

“雨后第一次进工地,两双新鞋都陷进了泥水里,好不郁闷!” 86年出生,驻港部队通讯兵转业到电建核电公司的孙愿,谈及被分配到工地首次进现场的经历,至今历历在目。

进入班组,涉世未深的孙愿同样被项目主任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战略所套路,她认了一个叫郭念全的年轻技术员做了老师。

而这位老师每天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天早晨一上班就抓起安全帽往外跑,只留下一句,外边太热,你先歇会。中午快下班时才汗流浃背的走进屋,抄起水杯就是一阵猛灌。

如此两天,军人出身的孙愿再也忍不住了,从那以后,郭念全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很快,她学会了开塔吊、看图纸、收发材料,在逐渐掌握现场技能的同时,两个人的心也悄悄的走在了一起。

后来,郭念全调去了另一个项目,为了表达相思之情,孙愿经常下班后跑到五公里外的镇上网吧,跟他去视频。白天的所见所闻,现场的工作内容,两人在相互倾诉中,静静的享受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份幸福时刻。

90后,爱要大声说出来

毕业于山东建筑大学的张迪进入电建核电公司,被分到青海海西州风电项目部,女朋友则考进了长安大学,开始了5年的硕博连读。

大一的某个晚自习后,蓄谋已久的张迪手捧鲜花,在全班同学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中,向那个爱慕已久的女生进行了大胆表白。结局跟我们看过的偶像剧一样,那个文静的女生娇羞的低下头,但却抬起了那只代表“同意”的手。

由于工期紧张,张迪所在的项目部刷新了国内59天浇筑100台风机基础的新纪录。每隔三个月,他才能辗转大巴、火车历经24个小时达到女友学校。但也就只能停留三四天,就要匆忙赶回工地。

分居两地,女友虽有怨言,但每次视频,通情达理的她还是会劝张迪别熬夜,注意身体。青藏高原紫外线强,还特地给他寄来了防晒衣。

一次,领导答应张迪整完资料就可以休假,为了早一天见到女友,张迪连续几天都加班到凌晨两点,但这还是被细心的女友发现了。那晚,女友哭的像个泪人,让张迪一路开着视频看着他回到了宿舍。

迎风摇曳多姿态,质朴无华情趣多。或浓郁醇厚、或纯情炙热、或云淡风轻,这就是电建人所呈现的“浪漫七夕”。但不论你处在哪个年代,不论你坚守在哪个岗位,你身后的繁华与霓虹,必将折射出那份埋藏心底的唯美与忠贞。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