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幽谷中的“玉兰花”
来源:水电十一局 作者:袁海厅 时间:2018-08-13 字体:[ ]

未标题-1.jpg

如果把人群中的她指给你看,你多半会以为她只是某个爱笑的邻家女孩儿或者还未走出校园的大学生。长头发、大眼睛、白皮肤、甜甜的微笑和些许软糯的嗓音总会在见过她的人的心底留下一抹美丽的印记。要是跟她熟识了,你一定会说,她确实是个邻家女孩儿,但却透着职业女士的知性;她也确实是个傍晚漫步于校园的女大学生,但脚步却坚定沉稳了许多。

她,就是被大家称为赞比亚下凯富峡的“玉兰花”——付娜娜。

为什么叫她“玉兰花”呢?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不仅因为她皮肤白皙,更因为她的那身标志性装束——干净整洁的白大褂。

都说花朵娇气,经不住风吹雨打,但这朵“白玉兰”却全然不是。在中国电建水电十一局下凯富峡水电站项目部,你会经常看到她一身白衣,手提医疗箱,在现场给受伤的工人处理伤口。一次,有个病人夜里高烧不退,恶心呕吐。她给病人拍背,擦嘴,处理分泌物,输液后密切观察病人的情况,而等到病人病情稳定,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匆匆吃过早饭,她便随即投入到新一天的忙碌之中。

她说:“国外和国内的工作性质不一样,最大的区别就是24小时随时待命,时刻准备处理突发的抢救和治疗工作,不敢有任何松懈。”

她的这份感触是实实在在的经验之谈。现在,她也是名副其实的“老国际”了。

2016年11月,中国电建水电十一局公司坦桑尼亚KM68公路项目接近尾声,下凯富峡的施工生产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大量中方职工和赞比亚劳务陆续进场。由于工作需要,她从坦桑直飞赞比亚。当时,下凯富峡的中方职工数量已超过起初的好几倍。工作压力虽然巨大,她却始终从容面对,有条不紊地做好本职工作。她认真调研营地坏境卫生情况和当地劳务医疗救治情况,从而获取第一手参考资料。依据这些资料和自身工作经验,她又担起医务室规章制度的制定工作,并提出一些改善项目卫生系统的可行性意见。她还定期到工地各个作业面察看急救箱使用情况和卫生安全。短短十几天,就熟悉地掌握了项目部三百多名中方职工人的健康状况,并建立了健康档案,而且做到每周更新。

提到非洲,很多人的脑海里都会立即跳出“传染病”这一词汇,而在传染病多发的非洲,“小咬”——蚊子绝对是个令人发憷的“传染源”,而它传播得最猖獗的,大概就是非洲头号“杀手”——疟疾了。

在坦桑项目的时候,她就多次目睹这一“杀手”所释放出来的威力。看到同胞遭受病痛的折磨,她感同身受,恨不得将疟原虫斩除净尽。虽然当时也是初次出国,她却表现出十足的镇定和从容,从心理上给职工们服了一颗定心丸。可是,抗击疟疾,光有信念和勇气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落在实际行动上。

刚到项目,她就马上投身到了医护工作中,先是实地查看了解职工的居住环境和各个工区的环境,然后制定有效的环境改善和疟疾防控措施。最让大家感动的是,作为一名年轻女护士,她不仅给大家耐心讲解如何从自身做起预防疟疾的传播和蔓延,还经常亲自到各个工区打药,发放抗疟药品。面对感染疟疾的同事,她耐心地检查询问症状,认真地制定治疗方法,周到地提供护理服务,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在异国他乡的同胞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渐渐地,项目的疟疾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大家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而,由于长时间的过度劳累,她自己却被病魔无情地击倒了。但是,即便在与疟疾抗争的同时,她也始终坚守工作岗位,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于是,她有了一个美丽的绰号——坦桑最美女护士。

相对于非洲很多国家,赞比亚的疟疾传染率并非很高,但项目部却对治疗疟疾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尽一切可能避免职工感染疟疾。为做好疟疾防治工作,她积极主动地和中国援赞医疗队医生以及多家中国援建医院的知名大夫保持联系,随时沟通职工病情,并一起探讨非洲常见疾病治疗方法。为更进一步确诊疟疾形态,她还在公司的支持下,利用休假时间到国内疟疾防控中心学习显微镜检测疟原虫的技术。目前,她已经将认真学到的检测技术运用到项目职工疟原虫的筛查工作当中,取得了良好成效。

就像在坦桑工作时一样,在下凯富峡,她不仅是中方职工的守护天使,也是当地劳务的贴心“小棉袄”。

在负责中方职工医务室的同时,她还负责监管劳务营地医务室的工作,当地劳务都亲切地尊称她为“Madam”。由于语言障碍,她有时候听不懂劳务想表达什么意思。每当这时,她就找来翻译,直至完全弄清楚其病情,然后对症治疗。有一次,已经凌晨三点,有个劳务受伤,得到通知,她立即起床,奔到医务室,为病人清洗伤口,包扎缝合,检查全身受伤情况。还有一次,一个劳务在工作时不慎摔倒,手臂脱臼,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她第一时间进行了处理,避免了二次伤害的发生。就在前段时间,一名劳务在劳动时被钉子扎破了脚,她马上赶到,脱掉他的鞋袜,把他的脚抱在腿上,仔细地进行消毒、包扎。看着她一脸的汗,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深深地感动了。

她所接触的病患,不总是小伤小痛,有时病情棘手而危急。但是,她从来没有半点退缩。今年四月,当接到护送一位罹患重病的职工回国救治的任务时,她语气坚定地说:“保证病人安全是我的职责,我一定完成任务。”就这样,她跨越三洲,历经20天,480多个小时,救治了命悬一线的同胞。在这20多天的时间里,她每天都及时地向国内汇报患者病情变化情况,同时主动寻找解决办法,积极提出各种建议,细致入微地照顾病人、安慰家属。她说,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她不能,也不会过多权衡利弊,因为她面对的,是人,是生命,是那份救死扶伤的坚定决心。

“在与法国专家共同配合护送病人的这20天,我深刻感受到了非洲、欧洲和国内医疗护理体制的不同。对我来说,这20天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在我眼里,从来没有种族之分,只有病人。看到疾病带来的痛苦在自己的治疗下减轻和消失,看到病人的脸上重新绽放光彩,那一刻,我相信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正是凭着这样一种信仰,她用一颗无私而柔软的心温暖了一个又一个熟悉的抑或陌生的人。业余时间,她还自愿组织爱心募捐活动,为当地居民筹集衣物和书本,为在非洲大地播撒关爱的种子献上属于电建职工的一份“医者仁心”。

南丁格尔说曾说: “护士,就是没有翅膀的天使。”而她愿守卫在这片神圣的天空。”下凯富峡的天空干净而蔚蓝。在这干净而蔚蓝的天空下,有一朵美丽的白玉兰,长在枝头,从容地绽放着。淙淙流淌的凯富埃河,倒映着那一朵洁白的花影,使人恍惚觉得,那花就摇曳在水底,纯洁而充满诗意。

网址链接: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